Tag Archives: 片语

我的困境

my_plight_2015
2015 at Beijing

首先,很荣幸有同学能看到这样的分享。
坦白讲,我不希望更多人的了解。
是担心你不能从中获得能量,它也没有想象中有趣,也没有看起来光鲜。

我主要是来分享自己在IXDC做的一个WorkShop。
我做这个事情的出发点,并不开心。结束后反思,更不开心。
时常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直观上,这个WorkShop是包装了一个概念。
之所以去总结这一概念,是发现只用文字,甚至自己也难以清晰。
在工作层面,我非常务实,不喜欢故弄玄虚。
所以从旁观者角度,这样一个Presentation的结果,十分反感。

在过去的一年甚至更多时间。
我接收了大量合理不合理的产品需求。
无休止的争辩,夺去了很多能量,疲于应对。

造成这样事情的原因可能有很多,我不黑我的合作团队。
但我看到的是,每年合作团队的结构变化。
特别是PM团队每年一个意义上的Leader,至此又洗完了一波。

作为一个职能团队的一员,以及个体。
我始终在寻找兴趣点,或者是激励你驱动你的动力。
如果面临这样一个反复的窘境,你的信仰又会是什么?

我尝试寻找新的兴趣点。
尝试优先继续在这家公司里待下去。
我短时间Part-time支持了一个新业务,也确实重拾了动力。
但依然碰到了一样良莠不齐的PM,以及其它团队。
当然,可能他们也是这么看待我的。

最终从过往的业务进程,我并没有找到最原始的成就感。
我同样在怀疑自己的三观是否不正。
但我还是尽可能的让自己更清晰的活下去。
借此机会去重新梳理自己的的工作内容。

也就有了后面这样一个SRBP模型
这不是一个结果,这是一个结果。

片语(1)

  • 知识是一种信息,与一般信息不同的是知识具有价值属性。既然知识也是一种信息,那么我们不妨先从信息的传播原理角度来探寻阻碍知识传播的答案。
    我们往往这样来描述信息沟通:首先有信息的发送者(信息源),经过信息发送者对信息进行加工处理(编码),然后通过某种途径(传播途径、传播介质)传递给信息的接收者(接受源),信息的接收者在接收到信息后会对信息进行理解(信息解码)后根据自己对信息的理解做出某种反馈给信息的发送者,沟通一定是在某种沟通环境中进行的。以上8个要素构成了一个沟通过程,通常也被称为“有效沟通8要素”,也就是说要做到有效传递信息,这8个要素缺一不可。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得出,沟通质量的关键在于信息源和接受源,而双方又受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工作经验、学历背景、个人喜好、民族和企业文化等方面的程度至关重要。
  • 不对称相互依赖——同盟就好比一个长期供求合同,价格是固定的,而且反映的是最初某种特殊情况下的供求关系。而当供求关系逐步发生变化,日积月累,与那个最初的固定价格之间的背离越来越严重,那么整个合同的废弃或修正是迟早的事。
    一是不能太拿自己的恩惠当回事,究其不能把自己美化为舍己为人的道德楷模,因为那种虚伪态度比如会导致言行之间的背离和盟友之间的离心离德;而是应当把目光集中在当下和未来的“供求”变迁上,保持双边关系的“弹性”;三是应该记住:同盟,是个不安全的产物。盟友获得安全之日,往往是同盟结束之时。
  • 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变成技术爱好者的自我追求而忽略了消费者较弱的技术需求。
  • 当信息过多,它们变成垃圾的可能性也越大,过多的信息使人产生对有效信息的迷失。
  • 所谓需求,反映的是一种消费者行为过程中的问题,而绝对不能把消费者提出的解决方案误理解为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