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NINGQ22018

不定期更新

关于构建技巧的价值判定
讲故事storytelling,或是叙事narrative,价值传递最直接的方式。
在09~11年,当我不知道这些新的设计与技术如何使用,我必须把他们带入一个虚拟的故事里,使其可以合理并获得认同。
在12~15年以及之后的大部分时间,设计与功能具象化,可以直接通过产品直接体验,讲故事便不具备必要性。
我们在叙事时,借助现有社会文化的已有认知。语音助手/无人车,如果出现了文化断层,其终极形态所表现的产品意义便与当前的符号无关。
语音如触摸屏,不会被单独提及,当下的新人类不会有按键功能机、触屏智能机的概念。无人车的抽象概念是一种自动化的地面运输能力,几个轮子不重要,轮子的转向方式不重要,是不是轮子都不重要。又何谈当下通常意义的车。
叙事这种技巧,可以寻求表象的共识与认知一致。
当不想寻求普遍意义的认同时,便会放弃讲故事。
——小气的神 班车随笔0403

关于新生代意大利奢侈品设计师的匠艺
他们把注意力主要放在品牌战略和沟通上,这与第一代的意大利设计师颇为不相同。新生代的设计师更加关注消费者在意义上的追求,寄希望于讲故事和品牌形象识别,并把他们作为设计过程的核心部分。从这一视角来看,他们已经把匠艺明确表达为产品的附加值和灵魂。
小神备注:这与消费主义论述谋和,消费的终极意义在于如何度过更加充实的人生(三浦展)。

关于形式与材料的关系
形式和材料是分不开的——材料承载着形式。
因为当一个物体的材料、材料工艺和形式完全一致的时候,该物体就会在很多层面产生非常真实的共鸣。
人们以非常特殊的方式承认该物体的真实性。
——Jonathan Ive

关于设计认识论 & 具身认知
学术研究突出人类知识的复杂性,区分了抽象知识、具身知识和分布式知识。认知直接与人类感知的生理体验和结构有关。
现实世界中大多数思维都存在与非常特殊的环境之中,运用于非常现实的目的,并利用与外部促发因素相互作用的可能性或操作外部促发因素的可能性。
理性的心理(基于抽象的表征和正式的规则)与非理性的身体(感觉和体验)之间的分离趋于下降,这种分离恰恰是认知论的特征。
具身认知。我们需要一个身躯去推理思考,这并非平淡或显而易见。理性的结构本身源自我们具身化的细节。要理解理性,我们必须理解我们的视觉系统、运动系统与神经绑定的一般机制等细节。
设计的具身认知概念与社会科学中的情境认知有重叠。情境认知表明知行之间的本质上是不可分离的。认知并非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实际的概念,因为认知发生在于现实世界以及与他人的互动之中,并以社会文化背景为基础。
——《设计问题》

感觉质
有一个哲学概念为“感觉质”,是指人们通常会按照自己的期待理解客体所包含的意义。柯林·威尔森提出的感觉门控可以来解释。
人的大脑中存在一种机制,使得人们排斥与自我思想相矛盾的其他思想。而这种矛盾思想一旦进入大脑,大脑本身就会崩溃。因此,为了避免发生大脑崩溃,感觉门控这种机制就起到了遮挡、阻断的作用。
也就是说,无论是语言还是作品,作者都无法准确无误地讲自己所要表达的内容传递给读者。因此,作品的目的不是传达,而是“告白和提问”。不仅如此,告白是作品的一种表达,而提问是一种探索追求,这是创作工具具有的两个意义,也是创作的两个目的。总而言之,修辞法不是传达信息的技巧,而是告白的技巧,也是提问的技巧。
——黑川雅之《设计修辞法》引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ost Navigation